新聞檢索
  您的位置: 世界經理人 > 世界品牌實驗室 > 商標頻道 > 侵權保護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國商標海外維權:豈是一個難字了得
2008-02-18 16:44    作者:劉瀟瀟
【ICXO.com編者按】中華老字號企業海外維權表明,海外知識產權糾紛正在影響和制約中國企業海外競爭力

    在“王致和”、“狗不理”等中華老字號企業海外維權的背后,一個不容樂觀的現實是,海外知識產權糾紛已逐漸成為影響和制約中國企業海外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海信與博世—西門子的商標爭議歷時六年

    據世界品牌實驗室http://www.wp052.com/報道:近年來,中國企業在海外市場的知名度和品牌影響力不斷提高。與之相對的是,企業的海外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卻依然淡薄,尤其是對商標海外注冊問題重視不足,給一些國外經銷商或國際職業商標炒家搶注其商標提供了可乘之機。在有些國家甚至出現了專門搶注中華老字號商標的網站和“老字號商標轉讓公司”。
   
    在全球化所造就的品牌經濟時代的背景下,知識產權在21世紀的國際競爭中所占的比例將會越來越大,而如何增強海外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建立海外商標注冊的預警和維權機制則是擺在中國企業面前的重要課題。

    遲來的商標

    始創于公元1858年清朝咸豐年間、距今已有150年歷史的中華老字號“狗不理”近日成了天津市民關注的焦點。
   
    繼今年年初將“狗不理”餐飲服務類商標從日本搶注方收回后,日前,經過協商,天津狗不理集團有限公司以“象征性的轉讓價格”再次將其產品類商標使用權從日本另一公司收回。

    天津桂發祥商標被加拿大一家名為“中華老字號公司”的企業搶先注冊

    狗不理集團商標顧問、天津市天金商標事務所所長米阿前向記者介紹,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當時還是國營企業的天津狗不理公司獲悉,日本大榮株式會社于1995年在日本搶先注冊了“狗不理”餐飲服務商標,有效期到2005年7月。
   
    當時由于公司體制等種種原因,商標事宜被暫時擱置。直到2005年1月,天津狗不理公司改制為私營企業,開始把追討海外商標所有權提上維權日程。
   
    此時,正值日本大榮株式會社準備對即將到期的“狗不理” 餐飲服務商標辦理續展申請。對于天津狗不理公司收回商標的要求,大榮公司起初表示,可以轉讓商標,但不愿意放棄續展商標。
   
    “我們認為轉讓不妥,因為這樣一來,就意味著商標的原始持有者不再是狗不理集團,企業歷史就會出現斷層。” 米阿前說。
   
    談判一度陷入僵局,后來,基于企業長遠利益的考慮,大榮最終放棄了續展申請商標的機會。2006年9月,日本特許廳核準天津市狗不理集團有限公司是“狗不理” 餐飲服務商標在日本的權利人。
   
    此外,天津狗不理集團在辦理“狗不理”餐飲服務類商標追討事宜之際,發現其產品類的商標也已于1994年被日本一家名為和光堂株式會社的公司搶注,有效期到2014年。
   
    這次的談判更加艱難,經過多次協商,雙方最終都作出了一定的讓步和妥協,和光堂株式會社同意以象征性的轉讓費完全轉讓“狗不理”商品漢字商標、部分轉讓“狗不理”商品日文片假名商標。日前,天津市狗不理集團與和光堂公司辦理了友好轉讓手續。
   
    “我們之所以放棄了訴訟或行政爭議,是因為‘狗不理’商標被搶注的時間比較長,而且是在狗不理集團改制之前,延誤了有效異議及爭議期,另外,‘狗不理’商標在日本的馳名程度比較弱,證明對方惡意搶注的證據不夠充分,只好退而求其次,選擇和解的方式。”米阿前說。

    “同仁堂”商標是我國商標行政機關正式認定的第一個國內馳名商標

    據他介紹,該所還代理過天津“桂發祥”在加拿大被搶注、“飛鴿”在印尼被搶注案件,這兩起案件是通過提起行政異議的方式追回了在國外注冊商標的權利。

    “搶注”制約海外競爭力

    在“王致和”、“狗不理”等中華老字號企業海外維權的背后,一個不容樂觀的現實是,海外知識產權糾紛已逐漸成為影響和制約中國企業海外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隨著中國知識產權制度體系的建立和發展,我國企業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雖然在逐漸增強,但仍遠遠不夠,境外申請專利及商標注冊數量還很低,包括中華老字號在內的知名企業的著名品牌在境外注冊商標比率不高。
   
    “地域性是商標權的特征之一,商標權利要在各個國家以及有獨立法律體系的地區分別進行調整,企業商標要想在哪一個國家或地區得到法律保護,就要在那里進行申請和注冊。” 米阿前告訴記者。
   
    據世界品牌實驗室調查顯示,在“中國500個最具價值的品牌”中,有近50%未在美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注冊,在歐盟的未注冊比率高達70%以上。
   
    由于企業對海外商標注冊的忽視,中國知名商標海外遭搶注問題接踵而至:五糧液在韓國被搶注;桂發祥、六必居在加拿大被搶注;同仁堂、杜康、一得閣在日本被搶注;阿詩瑪、海信、紅塔山、康佳、竹葉青等也都沒有幸免。
   
    搶注方中有一部分是國內企業在海外的代理商,值得警惕的是,還包括一部分國際商標炒家。近年來,境外產生了大批商標注冊公司,這些職業炒家利用法律的漏洞,蓄意搶先注冊中國的部分慣用商標,然后進行商標倒賣,或發起“侵權”訴訟以獲取賠償。除一些知名商標以外,一些目前還未馳名的商標也逐漸成為這些國際職業炒家的搶注對象。
   
    2007年9月10日,在廈門召開的“海外知識產權保護論壇”上,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監管處處長程萌指出,近幾年在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進程中,大量商標在海外被搶注,是企業需要頻繁進行海外知識產權維權的最直接原因。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15%的內地企業商標已被境外惡意搶注,這已嚴重影響中國企業的國際化發展進程。
   
    一旦商標被海外企業搶先注冊成功,就會給被搶注商標企業的產品在當地設置障礙,使中國產品不能以原有的商標進入當地市場,從而達到阻止中國企業進入該國市場的目的,保護了自己的原有市場。有些海外企業甚至直接通過向被搶注商標的中國企業索取高額商標轉讓費獲取暴利。

    商標保護須未雨綢繆

    在應對商標被國外公司搶注的問題時,我國企業顯然存在一些不足。大多數企業基于訴訟成本和證據收集等因素的考慮,都不愿將訴訟作為首選策略,實際上,許多企業更傾向于選擇以協商、和解的方式追討被搶注的商標。
  
    而且,像“桂發祥”、“王致和”、“狗不理”一樣通過訴訟或協商來維護其海外商標權益的也并不多,有一部分企業選擇了沉默以對,有些甚至為此放棄了部分海外市場。

    “當發現商標在國外被搶注的情況時,中國企業總體上比較被動,既缺乏維權經驗,又不熟悉國外的知識產權法律,一些中小企業更要顧慮海外維權成本問題。” 北京鼎鑫鴻業商標事務所律師王洪青指出。

    此外,也有一些企業是從經營的角度來看待這一問題的,它們對一些暫時銷量不大甚至還沒有銷售計劃的市場沒有維權的興趣。“未必所有被搶注的商標都必須一一討回,這要視企業具體經營情況而定。”王洪青說。
   
    在天金商標事務所所長米阿前看來,有的企業看重品牌價值,有的更看重技術、工藝或銷售,其品牌經營理念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其對待商標維權的態度。
   
    中國社會科學院知識產權專家李明德教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大部分企業的普遍情況是,缺乏前瞻意識和長遠規劃,生意拓展到哪里才去哪里申請注冊商標。所以,企業不該一味抱怨海外商標被搶先注冊,而是其‘現用現申請’的商標意識給對方提供了可乘之機。”
   
    中國企業加強商標的國際注冊顯然是海外知識產權維權的重中之重。王洪青認為,就企業而言,對知識產權進行預警和防范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具體防范到什么程度,對企業來說不僅是一個法律問題,更是經營策略問題,要適時根據長遠的發展規劃來落實商標的海外注冊。
   
    據悉,商務部目前正在籌備建立中國知識產權海外維權機制,為中國企業的海外知識產權保護和維權提供更有力的支持和更全面的服務。與此同時,國家知識產權局也在研究建立企業對外貿易知識產權糾紛應訴預備資金,以幫助國內企業應對訴訟風險,減輕其對外知識產權訴訟的壓力。
   
    “無論通過何種方式來追討企業在海外被搶注的商標,都要付出人力、物力、財力的代價,而且也沒有必勝的把握。與其這樣亡羊補牢,不如未雨綢繆,在跨出國門之前,企業一定要有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識。” 米阿前說。

品牌關鍵詞:            

 [品牌日報]

1、凡本網注明“世界經理人”或者“世界品牌實驗室”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經本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須注明稿件來源:“世界經理人”或者“世界品牌實驗室”,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凡注明“來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網觀點,文章版權屬于原始出處單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網不承擔此稿侵權責任。
3、歡迎各類型媒體積極與本站聯絡,互相簽訂轉載協議。
4、如著作人對本網刊載內容、版權有異議,請于知道并能夠知道之日起30日內聯系本網,本網積極配合處理,否則視為作者自動放棄相關權利。
5、聯系我們:contact@icxo.com;投稿郵箱:article@icxo.com,歡迎賜稿。
相關閱讀
 "中國制造"之痛:為他人做嫁衣
 花落誰家?谷歌中文名稱之爭塵埃落定
 保時捷:捍衛自己的商標
 山西汾酒二審又勝訴
 二月河:商標搶注中不再沉默
 探月工程標志“月亮之上”被搶注成商標
欄目導航
更多精彩,請訪問世界品牌實驗室(www.wp052.com)首頁  
郵件訂閱:
亚洲图片高清